健康

欧洲时报 > 健康 > 中日友好医院援鄂抗疫背后的故事

中日友好医院援鄂抗疫背后的故事

时间:2020-05-11 15:11:52发布者:编辑部来源:互联网点击:

欧洲时报本篇文章4595字,读完约11分钟

 

图|援鄂队友妮子亲老公亲手画的

我曾经受苦过

曾经失望过

曾经体会过“死亡”

于是我以我在这伟大的世界里为乐

                   —泰戈尔

图|九戒

如果说持续了两个月的抗疫是一场战斗,那么奋战在一线队友之间的交情那可真的是过命的交情。想当初大家来到武汉,可谓初来乍到,每天面对疫情的恐惧、紧张、焦虑,面对新冠肺炎患者的煎熬、悲悯,那是真的良心在痛啊! 失眠什么是常有的事,不知道怎么睡着的,更是怎么醒来的,哪还有其他什么事儿啊!

如今,最后的攻坚阶段,经历了几起几落的心理起伏,什么事都不再自己憋着、绷着,开始各自找活路,该吹吹,该喝喝,该哭哭。可算是本性暴露,释放天性了。说到哭,女人哭起来那是真的让人头疼,其实什么都不说,只陪着就比什么都好,如果能再陪着一起哭一场那更是革命友谊了。哭啊,倾诉啊,再哭啊,一边哭一边倾诉啊,这样多好啊。也是,哭出来就好了。每天听的故事多了,所以经当事人同意,分享几个一线抗疫背后的故事:

图|九戒

(一)

小Bo,86年出生的姑娘,虽然好歹也是个奔四的人了,长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又瘦又小,看着就很好欺负那种,反正我就总是欺负她。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老大两岁半,老二一岁,儿女双全。刚来武汉的时候老二还不会走路,得要大人抱着才行,现在视频里孩子在公园里自己颠颠地走路了。她看到视频的时候心里巨酸,我听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酸的不行,至于哪种酸,就不知道了。她不止一次提起感激公婆,心疼老公,肯定心疼老公更多一些。

图|bo家两个娃娃

奋战一个月的时候,姑娘生病了,好几天。毕竟每天在污染区接触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她自己肯定担心是不是也感染了新冠,恐惧啊。白天的时候我们这些个人总是过去她房间晃悠、唠会嗑,一日三餐顿顿不落的送,她也没吃进去多少。当然各种消炎药、抗病毒药的都堆在了她的桌子上,夜里她不让陪,自己躲在被子里应该没少哭。再后来,活蹦乱跳。才又看到她的手,因为戴手套过敏,手背起了小疹子,不言不语自己吃了激素,今天是来武汉的第50天,真行。刚来一个月,姑娘掉了12斤肉,把我们这帮人心疼坏了,我承认我还有点嫉妒她能掉肉。但再后来的这近一个月,她肉呼呼地就回来了,最高兴的是我,有一种年根家里养着猪的欣慰和满足。

我有时候打趣她,问她当时结婚时候她老公看上了她啥,乐呵呵颠颠地说,“我~脾~气~好~啊~~”,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傲娇又忒招人恨那种。最近她更是恃宠而骄,胆肥了,敢在我隔离衣屁股上画????,敢教育我说我脾气不好,性子直,得改云云。这姑娘脾气是真的好,别人说什么从来不生气,对的,不生气,只激动。

我们刚来的时候下班后也只能在驻地自我隔离状态,不出门。她在家的时候溜娃溜习惯了,总想动一动,所以在房间地毯上蹦跶。然后电话就来了,说影响楼下休息,姑娘屁颠屁颠的拿了一堆吃的去楼下赔笑。那个时候,整个武汉物资短缺,伙食只管饱那种。零食什么的更是稀缺,方便面都是一人只能领一桶的。再后来,她给我发个抖音视频,视频上说躺着就能瘦,她自己试了几次一点没瘦跑来跟我说抖音骗人。

其实,我也总结了一下这姑娘怎么就能运气连连,想当初,她处对象的时候她高级知识分子的老公以为她月薪也就两三千都肯跟她相处并修成正果,结婚生娃。除了傻白甜,真善美的美先保留,算是齐了。到底是当了妈的人,特会照顾人,像个老母亲。上班提着的塑料袋里永远备着好些个暖宝宝、巧克力、创可贴之类的,总是问谁要暖宝宝我有,谁饿我带了巧克力。其实,最喜欢的是这姑娘讲故事时候的神态、动作和表情,演啥像啥,滴溜溜转的眼珠子很传情,我每次都闷头直乐。

我有段时间,一上班就流鼻涕,因为要防护,也只能任鼻涕往下淌,以至于后来上班的时候有海南队的姑娘见面就问我是不是又吃鼻涕了。我就说还行,鼻涕是甜的,再不就是酸的。只有这傻瓜认真的问我,为啥你的鼻涕不是咸的呢?我的傻姑娘啊,难怪都说傻人有傻福。

图|bo明显好转以后的手背

(二)

老梁,85年出生,之所以叫她老梁,是因为她稳重啊,又稳又重,不像我,只重不稳。

老梁山东姑娘,多能干啊。家里孩子3岁,老梁过年把孩子留在山东娘家自己大年初二先回京值班想着值完班再回去接孩子,结果一个电话就来武汉了,至今孩子还在山东由姥姥带着。视频里,孩子在搭积木。问搭的是什么呀?孩子说,搭的是房子,紧接着,3岁的孩子又说了一句,“可是房子里没有爸爸和妈妈,帆帆想爸爸妈妈了”。孩子一句话让老梁泪崩,听故事的老阿姨们集体沉默了好几分钟。

老梁有哮喘,来武汉快两个月,她把半年的药量给吃了。昨天上班心率140次/分,防护服里面套着的病号服湿透到都能滴水,N95口罩也湿透。至于脱水到什么程度,数字最直观,交完班从污染区出来在医院清洁区老梁一口气干了两瓶矿泉水,回来驻地酒店洗澡睡觉又三瓶。5瓶水下去能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中间不嘘嘘那种。就问你们服不服,喝个啤酒不都还得嘘嘘几回不是。

图|从污染区出来的老梁

(三)

妮子,82年出生,北京大妞。除了会撒娇会扭捏,还会制作很棒的视频,导演和制片一担挑, 爱人是美术界的大才子,想媳妇的时候就会对着妮子的照片作画,将相思之情融入绘画的线条中,每每画疲倦的时候就跟媳妇请示可不可以先不画了,被媳妇果断拒绝后,只得无奈的边叹气边作画,夫妻感情又亲又呢,让我这单身狗吃了好几回的优质狗粮。妮子想家想老公想家里的狗子们,几次跟老公视频时候时双眼泪汪汪的。憨厚老实的大画家心疼坏了,瞬间被心爱的人儿的眼泪蒙蔽了双眼冲昏了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他录了屏想留作纪念。被妮子知道后哭起来就更带劲,然后连哭带笑骗了她老公1w块的微信红包做安慰,屡试不爽,简直会哭的女人中的人生赢家。

妮子腰不太好,从前就有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如今在新冠肺炎危重症病区挑大梁,并且她是第一批过来武汉的,到今天应该是第63天了。也是,毕竟也是要40的人了,嗯,38四舍五入就40了。几次过来找我,让我给贴个膏药,为此,我的房间又成为她的临时医务室。贴完了不给钱那种,拍屁股走人,留我龇牙咧嘴。

图|妮子爱人画的妮子

(四)

小可爱,88年的男生。小可爱是真的可爱,作为一起过来武汉的小组里唯一的男队友,临床上的活从来不含糊,对生活自理不了的病人,从来不嫌弃,不逃避不推诿,对个别患者的特殊要求更是没脾气。最初的那段时间,我负责的病人有一半生活不能自理,每次给他们翻身的时候就招呼老梁、小Bo帮忙,再后来心疼老梁又嫌弃小bo不够强壮,所以招呼小可爱帮忙,每次有求必应,毫无怨言。小可爱说过最痛快淋漓的一句话很多人记忆犹新。因为太累,下班从病区出来后就连真男人的小可爱都感叹着说了一句,“要了老命了”。一时间,这句话在组里广为流传,甚至最近再提起这句话的时候有队友都能再次泣不成声。

图|偷拍之板栗头的小可爱

小可爱一个大男人,从来不嫌弃我们这些女人在群里叽叽喳喳唱大戏,或许,他不是不嫌弃只是不敢嫌弃,哈哈。不得不说的是小可爱正处于热恋中,所以我们这些他娘家的姐姐们也非常感谢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能精神上给他鼓励和支持的远在北京的女朋友。谨以下面这张图,献给小可爱这个成功男人背后的伟大的女人。快看,小可爱这身材像不像自带公狗腰?上宽下窄,妥妥的。 

图|九戒

(五)

雪,84年的北京大妞。这次援鄂抗疫中,好些个有着传奇故事的人物,雪是其中一个。她的大妞风范秒杀一切,也无视一切。我俩很早就认识,只是前天才意识到距离我们曾经一起共事都已经是8年前了.在此喜相逢,有一种仗义每多屠狗辈的错觉。是错觉吧,毕竟,虽然我顶着一张狗屠的脸,但私以为我还是可以算是个读书人的。至于她,可能因为长得太美太像个读书人,情商就略了。 

自从她慕名而来找我给剪短了头发,就一直对我怨念不断,到处坏我名声说我这tony老师傅手艺不行拍照水平不行,关键是她还记仇,隔几天就跟我翻一翻这笔旧账。姑娘,来,跟我念,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时隔不足月余,再来找我染头发的也是她啊,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及其爱美、爱臭美的姑娘,但长得太美也不妨碍心灵美啊。她性格直爽,会的,从来不拒;不会的,也从来不去假装会,这一点我觉得挺好的。几年前她双腿出过车祸,这次在武汉期间,经常性的双膝肿成大馒头,也愣是一声不吭。我从北京出发时候同事给塞的满满的膏药贴,一部分用在了妮子后腰上,另一部分都用在了雪的膝盖上。诸多不易,且行且珍惜。

图|雪因缺血导致脚指甲盖发青

(六)

二哥,85年的大眼睛姑娘,对的,是个姑娘,一个板寸发型的姑娘。二哥坚强也柔弱,坚强从身板就能看出来,妥妥的铮铮铁骨打造的纯汉子。在驻地酒店露天的空地上,二哥刚剪完头发,陪同过来的雪跟另一个刚理完板寸的男人评价说到,嗯,你俩从背影上来说,没差,差不丢。看吧,这就是江湖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教科书版案例展示。

二哥内心到底还是个女人,但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是哭,相较妮子的哭有红包拿,二哥的哭就一文不值了,只当是个故事,再不济,故事纯属虚构。二哥在武汉富有仪式感的哭场,大概是有四回。

第一回是北京大后方的大本营领导和同事们想看看,接起了视频通话,当视线触到一张张熟悉的、关切的脸的瞬间泣不成声。好吧,也可能是因为不知对面谁说了一句,“哎吆,看,胖了”给气哭的,对的,也许真的就是这样,激动、感动。

第二回是坐在太阳底下,毫无征兆,默默地、无声地哭,等中午的大太阳把泪水晒干的时候,哭这个事情也就那样顺其自然地结束了。回头再想,颇怀疑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就坐着等晒,晒干了就完事的想象。

第三回是凌晨在下班回驻地酒店的班车上,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大口干了一整瓶水。其实,这次是怪她太多情、太善感。她负责一个上着ecom+crrt+有创呼吸机的患者,患者醒来后说了一句想喝水,带点味的,二哥想着哪怕就给嘴皮子上点一下呢。等她再来上班的时候,就真的带了一瓶“快乐废宅水”的可乐来了,可乐是二哥临出门紧急跟小bo借的。当她兴致勃勃从清洁区进去,跨过四道缓冲区到污染区再到患者床旁的时候,她几乎瞬间泪目,悲伤,天空那么大的悲伤。那个患者那天没有喝她给带过去的可乐,但希望以后总有可以喝到的那一天。那天,激情褪散的猝不及防,再后来紧接着赶上病房断电,一阵兵荒马乱的紧急救援措施。等一切恢复秩序并且没有造成医疗失误的时候,所有的力气就卸没了。所以坚持到下班的时候,除了累和悲伤,也有一些苦涩。

第四回,是坐在马桶上哭的。夜里失眠,没怎么睡,大早上眼睛都睁不开,坐马桶上嘘又担心老梁能不能扛当天的班,迷迷糊糊给老梁拨了个电话,简单问了一句,老梁张口就脆生生、直爽爽地说,“二哥,没事,我能上”。在哽咽之前匆匆挂断了电话,整个人由迷糊瞬间清醒,然后就那样坐在马桶上嗷嗷放开哭了一场。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这是来自官方最完美的借口,心疼、心酸。

图|大眼睛的二哥

疫战中,身在武汉抗疫一线的这些姑娘和小伙,不是英雄,不是天使,他们没有铜墙铁壁不是刀枪不入,仗的是情怀和能力,拼的是毅力和耐力,多的是铁骨和柔情。但这也只是身边很小的一部分故事,还有更多的关于抗疫一线的普通人的故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平凡中来,也即将回到平凡中去,相信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困难和苦难,会让我们对平凡、对普通有期待、有懂得。(作者:中日友好医院援鄂抗疫医疗队  李亮亮)

图|从左到右依次是小bo、妮子、二哥、小可爱

 

欧洲时报推荐
免责声明:欧洲时报本文内容来自于网络,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本人将予以删除。

欧洲时报本文标题:中日友好医院援鄂抗疫背后的故事    
  地址:http://www.ohnana.cn/jk/20200329/319.html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随便看看